光伏能源-国企在光伏领域的投资、收购行为会更加地频繁-凌云新闻

                              • 时间:

                              港铁列车出轨

                              王淑娟認為,近年來國企在光伏市場比重加大的趨勢已經非常明顯。她預測,在地面電站中,國企占絕對的優勢,在分佈式領域民企企業更加更加活躍一些。未來,國企在光伏領域的投資、收購行為會更加地頻繁。

                              國企進場協鑫新能源的潛在買方位為華能集團。今年6月3日,朱共山發表了題為《能源變革正當時,全球光伏再出發》的演講,稱「全球光伏產業發展前景廣闊,甚至將突破我們想象力的邊界」,不過僅僅一天後,協鑫集團宣布擬將旗下光伏電站上市平台協鑫新能源 (00451.HK)51%的股權出讓給電力央企華能集團。

                              近幾年,光伏企業補貼被拖欠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這使得企業的現金流十分困難。在這種背景下,企業只能出售電站這樣的方式,來換取一部分現金流,而國企的資金相對是較為充裕的。

                              與此同時,在光伏領域的「領跑者」項目中,呈現央企、國企「領跑」的態勢。「光伏領跑者計劃」是國家能源局從2015年開始每年都實行的光伏扶持專項計劃,根據這一項目計劃,國家部分用電項目將優先採用「領跑者」先進技術產品,政府將在關鍵設備、技術上給予「光伏領跑者」計劃項目市場支持,各級地方政府使用財政資金支持的光伏發電項目,採用「領跑者」先進技術產品指標。

                              從新能源發展的歷史看,光伏的成本伴隨着技術的進步,一直在不斷下降,但風電會出現階段性上升的現象。一位業內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如今好的風電項目其實很難找,三北地區已經不再按照原來的常規方式去操作。

                              僅僅在兩、三年前,情形還不是這樣。上述人士認為,彼時,五大央企電力集團中,只有國電投對光伏還算比較重視,其他幾家在這一領域處於空白,但從這兩年,五大發電在光伏上的用力已經顯而易見。

                              協鑫出售資產的現象發生在這一年並不是偶然。事實上,不管是是資本市場的買賣,抑或是領跑者項目,無不顯示出,國有企業在加速進場。業內多位觀察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5.31新政之後,光伏市場開始進入新的發展模式:一方面,民企轉賣資產現象頻出,而買家則多數來自資金充裕、融資能力更強的國有企業,另一方面,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這一次是選擇了主動擁抱彼此,展開親密的合作。

                              王淑娟分析,如果真的被壓縮到一年25GW的規模,那麼意味着,首先光伏行業不會再有大的發展,其次,會有一批企業受制於天花板而死掉,如果是這樣,未來的形勢會很嚴峻。

                              業內觀察人士認為,儘管以五大電力央企為代表的國有企業在光伏領域還不甚重視,相較規模分散的光伏,他們甚至更加青睞風電項目,但就在這兩年,他們的目光開始真正投向光伏。

                              2018年底,累計電力裝機結構中,火電佔比60%,水電18%,風電10%,光伏9%,核電2%,生物質發電1%,而在消費結構中,火電佔比68%,水電18%,風電6%,光伏3%,核電4%,生物質發電1%。

                              隆基樂葉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產品總監王夢松向經濟觀察報表示,光伏的發展空間是巨大的,但政策可能會是短期發展的一個天花板。

                              聯姻為何國企在光伏領域頻頻進擊?

                              不過,光伏面臨的困難也依然多面而複雜,這其中,有自身資金緊張的壓力,有來自電網的壓力,也有行業整體天花板的壓力。

                              王淑娟認為,十四五期間最低應該要達到一年45GW的規模水平。原因在於,按照現在一年6萬多億度電的用電量和一年5%的發電增速,那麼一年大概是3400多億度電的用電量增量,即便存量不動,增量中藥實現能源變革,其中15%來自於光伏的話,那麼也需要大約45GW的裝機量。

                              王淑娟同時提到,在國家能源轉型的大背景下,煤電開發建設被抑制,國有資產的要尋求保值增值,必須要有新的投資方向,而相對於其他新能源例如風電,光伏是最好的投資標的。在此前提下,國企與民企的合作也愈加地頻繁:一方面,國企有資金、融資能力的優勢,一方面,民企具有運營的優勢。

                              從過去看,光伏年裝機量在「十一五」期間增長了50倍,「十二五」期間增長了7.5倍,十三五期間,2017年達到歷史峰值53.06GW,但緊接着在2018年伴隨「5.31新政」,下降至44.26GW。

                              其中,中標的民營企業有正泰新能源、陽光電源、晶科電力、通威股份和林洋能源5家,剔除晶科電力以聯合體的身份競標,其他民企中標數量較少,中標規模較小。

                              王淑娟向經濟觀察報分析,資金優勢是重要的優勢。光伏的運營成本很低,主要的投資就是初始投資,初投資佔全部投資比重很大,而這樣的資金倚賴銀行融資,而在貸款條件上,國企的優勢十分明顯,利率顯著低於後者。

                              這看起來像是一種因緣際會:一方面,在巨大的補貼缺口下,民營企業現金狀況堪憂,另一方面,在傳統煤電較難盈利且被政策遏制的前提下,出於國有資產增值保值、提升新能源業務比重的目的,國有企業則需要尋找業務增長點,而光伏則成為最為合適的標的。

                              2019年,在7大應用領跑基地33個標段的投標中,共有國家電投、中廣核太陽能、中節能太陽能、北控清潔能源、正泰新能源和晶科電力6家企業獨立中標,以及三峽新能源陽光電源、晶科電力陝西化工、晶科電力通威股份、中廣核太陽能林洋能源、晶科電力京能清潔能源、晶科電力國開新能源,合計6個聯合體在競標中勝出。

                              王淑娟介紹,接下來,十四五對於光伏裝機規模的規劃,將會是重要的節點。「『十三五』期間的裝機一直維持在40GW上下規模,那麼十四五會有多大規模裝機,現在爭論也很多。」王淑娟告訴經濟觀察報。此前,來自協鑫集團一位高管曾預測,十四五期間的光伏規劃量可能僅能達到25GW的水平。

                              王淑娟認為,目前相對民企,以央企為代表的國有企業在光伏領域的不斷作為已經成為一股趨勢。她向經濟觀察報表示:「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光伏電站的交易量特別大,基本上都是民企賣給國企。」

                              9月5日,兩家港股上市公司保利協鑫能源(03800-HK)與協鑫新能源(00451-HK)就可能出售協鑫新能源51%股權作出進一步公布,稱潛在買方已完成對協鑫新能源的初步盡職調查。

                              華能擬收購協鑫集團旗下資產包,被認為是近年光伏行業市場競爭格局變動下的一個典型。2018年11月,舒印彪調任華能集團,華能即開始發力新能源。在2019年華能集團工作會議上,這位華能新掌門提出要「實現兩個突破」。其中,提高清潔能源比重被提至戰略高度。「舒印彪去了華能之後,對新能源定位很高,並且企業發生了相應的管理上的調整。」業內人士向經濟觀察報透露,「目前華能現在將權力下放給了新能源的二級企業,也即華能新能源下的二級公司可以就新能源項目自行做出決策,並在總部備案,這大大縮短了此前的決策流程。」

                              北京先見能源諮詢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淑娟認為,這樣的合作,發揮了彼此的優勢,對雙方都是皆大歡喜。不過,強烈倚賴政策推動的光伏產業,短期內依然面臨著複雜的外部形勢。

                              一家大型民營光伏企業高層向經濟觀察報回憶稱,國企,尤其是央企,在此之前相對更願意去做的是風電,對於彼時行業規模尚小且分散的光伏不甚看重,但如今,風電開發的優選之地本身已經越來越少,而光伏的優勢也在逐漸顯現。

                              今日关键词:财付通遭央行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