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iPhone-通过苹果、华为手机挣到钱的都是渠道商-唐山联合资讯

                              • 时间:

                              世界最长寿老人

                              蘋果11發佈了,賣了6年iPhone的黃牛卻轉行了

                              讓小廖和小代都沒想到的是,轉折很快到來。

                              小廖聽過最貴的一部「土豪金」iPhone 6s被炒到兩萬多元,「但有錢也不一定能買到手機」。「果粉」們戲稱的「賣腎」,也是從那個時候傳開的。

                              天貓、京東、蘇寧等平台上每年都會推出蘋果手機的大型促銷活動,售價低於市場價,「搶到就是賺到」。小呂每次都會用各種方法去搶,每次囤上幾百台,促銷后再加價一兩百元賣出去,「最火爆時一天能掙一萬余元」。

                              小代雖然也做蘋果手機,但他直言小米才是真正讓他掙到錢的手機,他也聽過批發小米手機掙到幾套房的大黃牛。「通過蘋果、華為手機掙到錢的都是渠道商,更早批發摩托羅拉和諾基亞的批發商能囤貨上千台。」大黃牛有自己的操作模式,在大陸尚沒有首發的時代,大黃牛都是找很多人排隊買手機,一次就能拿幾十台,掙得也多。

                              ↑iPhone 4s圖片來源:VCG

                              「太升南路的賽格廣場,一部分人都是蘋果手機養起來的。」雖然太升南路經歷了從人山人海到逐漸寥落的轉變,小代和這部分被蘋果手機養起來的人一樣,都在觀望,蘋果會不會乘着5G換機風口再次扶搖直上。

                              「當時一台iPhone 6s官網價格6000多元,拿到的港版都要往上加價。」iPhone 6s首發當天,小廖沒有拿到貨,但那段時期經他手的iPhone 6s最貴的一台成交價約10600元。一部蘋果手機加價4000多元,這樣的情況在小廖看來,「還算比較正常的」。

                              霸主時代3G換機潮引發風口iPhone 4s擊敗「安卓機皇」成為街機

                              「當天上午蘋果手機在香港首發,已經是限量。黃牛打飛的或請人排隊購買,再打飛的或用順豐當日達寄回成都。能在香港首發當日,在成都拿到這樣一台機器,加價五六千都很正常。」但跌價也很快。小廖表示,第二天再拿到手機,只能加價三四千,越往後加價的空間越小。

                              」「實在太丑了!」小廖上一次收到這樣的評價還是在一年前,iPhoneX系列出來時,朋友圈的人大多不能接受有着一個「劉海頭」和豎攝像頭的iPhone,「但就算丑,也還是有人買。」

                              黃牛在衰退,二手手機市場卻在崛起。小廖提到,現在大家更願意買二手手機,從他售賣手機配件的情況來看,大多是用第六、七代蘋果手機的,「能看出最新款型號的市場佔有率不高。」

                              以往蘋果公司發佈新機的時候,他都會囤大批該機型周邊,但這次他並沒有這個打算。儘管如此,小廖認為蘋果在智能手機領域還是具備一定話語權,「浴霸攝像頭雖然初看很醜,但看久了可能也會變得順眼。」

                              在談到目前購買華為與iPhone客戶群時,商家表示近年華為的客戶群逐漸增多,現在iPhone和華為群體基本占手機市場主要群體,目前手機市場上,華為P30 Pro是客戶比較青睞的一款機型,相比之下iPhone X系列銷量甚至不如iPhone 8/8p等機型,「之前iPhone的機型中,性價比較高、較受歡迎的是iPhone 7 Plus,無論是從外形還是性能來說都是較穩定的一款。」

                              ↑iPhone 4s當時iPhone 4s火到哪種程度?小廖回憶,當時的三星S3被稱為「安卓機皇」,2012奧運會期間,學校操場上都有貝克漢姆代言的三星S3的廣告,但在他們學校,「放眼望去都是用iPhone 4s的人」。

                              合約機、翻新機、官換機……有人轉行有人在等待轉機比起蘋果手機自身的發展史,小廖對手機售後領域更感興趣。

                              除了國產手機崛起,電商的加入也讓黃牛們產生了危機感。

                              第七代蘋果手機后,iPhone X/ Xs/ Xs Max相繼出現「破發」,蘋果公司在這個原本佔據其重要銷售額的中國市場連續經歷了「滑鐵盧」,黃牛們也面臨著史上最嚴峻的危機。小廖告訴記者,2017年以後,生意就開始下跌,隨後兩年生意越來越難,「最慘淡時一周只能賣出兩三台蘋果手機」。

                              如今對於這樣的評論,小廖卻不大關心了。這個從2013年第五代iPhone就開始賣起的「老司機」,經過電商、線下渠道及iPhone連續破發的打擊后,于去年9月iPhoneXR發佈前退出了這一市場,現在轉行做手機配件,「比倒賣手機掙錢。」

                              小呂平時只售賣手機配件,等到每年618、雙11時,他就搖身一變成了黃牛。

                              ↑蘋果公司發佈iPhone 6與iPhone 6 Plus 圖片來源:VCG

                              小代從2012年開始做黃牛生意,直到現在,他還記得第六代蘋果手機發佈時的瘋狂場面:線上預約、線下提貨,「當時沒聯網,,在上海發佈時,一個商家直接『包場』,用軟件刷身份證預約,再打飛的把拿到手的幾百台手機,加價三四百元賣出去。」代某也參与了那場搶購大戰,他當時手裡拿着十幾張借來的身份證。

                              ↑2018年5月9日,上海商場內華為手機專櫃前,消費者正在體驗華為P20手機 圖片來源:VCG

                              ↑iPhone 4事實上,在iPhone 4之前,國內最早大規模接觸到的蘋果手機是iPhone 3GS。2009年,中國聯通與蘋果公司達成合作協議,面向中國市場銷售支持WCDMA制式的iPhone 3GS,當時正值國內3G放號,中國聯通拿到了186號段,在高額補貼套餐、3G換機潮和用戶口碑帶動下,iPhone開始升溫。

                              黃金時代一天賣出三四十台手機最高流水幾十萬讓小廖真正走進這個行業的,是2013年,他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購買了一部iPhone 5。「當時覺得分期付款這種消費觀念很適合吸納當下的年輕人,於是就去成都太升南路租了一個七八平米的門面做手機分期付款業務。」慢慢地,他發現倒賣一部手機能加價一兩千元,就當起了手機商。

                              ↑iPhone 3Gs但那時國內3G網絡不成熟,市面上諾基亞、摩托羅拉等功能性機型居多,「那時候iPhone 3GS也沒引進合作,諾基亞也出了塞班系統的智能機,國產山寨機很瘋狂。」小廖認為,直到iPhone 4出現,才奠定了蘋果智能手機行業的霸主地位。

                              小廖也在做手機這些年摸到一些規律:新版iPhone上市之初的幾個月,價格最堅挺,等到國行機大量上市,價格雖有所回落,但仍會高於官方價格,到下一代iPhone發佈前兩三個月,價格才會低於國行;線上線下也不一樣,蘋果手機線上是定價銷售,線下價格有漲有跌,一般都在每年11月底面臨一波漲價,延續到過年,年後才會慢慢降下來。

                              2016年,蘋果發佈iPhone 7/7P,連續三年相似的外觀,變化不大的功能,近萬元的價格,讓一些「果粉」心生怨念,與此同時,小米、華為等國產品牌崛起,搶了不少用戶。

                              ↑iPhone 11在太升南路,蘋果專賣店與一些售後修理店已經掛出了關於iPhone 11系列的「以舊換新」宣傳海報,但許多二手手機店的商家卻對此次的新款沒有太多反應。記者走訪了數十家二手手機店,商家大部分推薦購買iPhone 8 Plus或iPhone X,「iPhone 11系列20號會有貨,目前只能預訂,不過它相較於X,除了攝像和外觀,差距不是很大。」對於新款iPhone,有部分商家表示,目前很多用戶都在等5G手機,所以諮詢、訂購新機的客戶並不多。

                              電商平台的崛起也誕生了新的鏈條。

                              不僅生意上經歷了失敗,情感上也產生了動搖。從第一部iPhone 4開始,每代必換的小廖在購買了iPhone XR后決定暫時不再更換新機。

                              「除了蘋果自己的官網,蘇寧、京東、天貓等電商平台都能在蘋果公司提到貨,渠道商、線下批發廠家越來越多,拿款價格低於市場價格,黃牛也越來越難提到貨。」小代表示,後來普通黃牛隻能通過批發或渠道,一天拿幾台手機,還要以先付款的形式預約。而以前「一部手機隨便賺幾百元」的日子也早已不在,「現在大多都只能賺幾十塊錢了。」

                              ↑每年電商平台活動,黃牛們都會囤上百台各種型號的手機 圖據受訪者

                              轉折電商加入、國產機崛起最慘淡時一周才賣出兩三台蘋果手機

                              「當時收購一台舊iPhone不到2000元,換成新iPhone后能賣三千多。此外,舊機上拆下來的零件還能當維修配件賣給用戶,兩頭賺。」該舉被蘋果公司發現后,隨即出了新規定,哪裡的零部件壞了換哪裡,官換機行業逐漸衰落。

                              那段時間,代某每天拿着身份證預約,早上八點再出發去重慶解放碑等直營店提貨,再轉手賣。後來蘋果公司管得嚴,他就用軟件刷身份證,花幾十塊錢找人排隊。每天差不多能拿到幾十台蘋果手機,再開車到成都賣,「最高一台可加價五百塊以上」。這樣的情況維持了一兩個月,那時候成都還沒有蘋果手機線下直營店,「成都市場尤其火爆」。

                              2010年,喬布斯發佈iPhone 4,超窄邊框、雙面平板玻璃、500萬像素後置攝像頭、多任務處理模式等,蘋果手機憑藉這樣的設計在當時的智能手機中脫穎而出。此時距離國內真正開始引進蘋果手機還有一年。

                              ……8月,小廖把一部有着「浴霸攝像頭」的iPhone11手機概念圖發在朋友圈「劇透」時,底下跟來了這樣的評論。

                              ↑iPhone 6s 圖片來源:VCG

                              ↑iPhone X (左)與 iPhone 11(右)

                              真正讓他開始賺錢的,是第六代iPhone,也是他認為最瘋狂的時候。

                              同樣在第六代蘋果手機風口分得一杯羹的還有小代。去外面搶首發再高價賣出的情況在大陸地區也同步首發后開始緩解,小代就專職在大陸首發門店搶購手機,該城市市場飽和后,再賣到其他城市。

                              小廖介紹,所謂的美版貨,其實就是國外的問題回收機。「國外流行14天機,即14天內發現手機有問題就回收回去。」這些回收機通過各種渠道拿回中國賣,「比國行便宜兩三千」。「當時一部64G的iPhoneXs MAX,國行線下批發渠道是7100元左右,但如果買美版,只需花6100元就能到手。」這種渠道的手機雖然便宜,但沒有售後。

                              與小廖的感受一樣,太升南路很多同行對此次蘋果新機發佈會也相當「佛系」。

                              ↑2015年9月26日,北京王府井蘋果手機專賣店燈火通明,消費者正在體驗iPhone6s 圖片來源:VCG

                              在最火爆時期,小廖一天能做到幾十萬的流水,賣三四十台手機,「主要是分期付款校園市場」。儘管賣過加價4000多元的手機,小廖表示,處於行業最下游的他,到手利潤也只有一兩百元,「幾十萬的流水只有幾千塊的利潤」。

                              「第六代手機屏幕做到了4.7,相比第四、五代手機大了很多,還新推出了『土豪金』色。當時中國大陸首發距離中國香港、美國首發有差不多兩個星期的時間差」,這一時間差讓手機商們嗅到了商機。

                              儘管在想方設法「打擦邊球」,黃牛們也大多成了「強弩之末」。小廖表示,從2017年開始,很多黃牛都開始轉型,從賣手機變為修手機、賣配件周邊,小廖現在賣手機配件,「比賣手機賺錢」。

                              「太丑了。打死不買。我還是買一台iPhoneXS吧。

                              ↑2010年,喬布斯在全球開發者大會上發佈了iPhone 4

                              「華為、小米整體都把手機價格做得很低,紅米出來時才799元,更好的機型基本都以1999元為界限,與同期動輒五千多元的第六代蘋果手機相比,便宜很多。」小廖表示,小米看重學生市場,而一些政府機關和中年人都會選擇華為,這兩個手機品牌佔據了國內很大市場。

                              除了官換機、翻新機,蘋果手機還分版本,有鎖無鎖,「這些機型不需交稅,比國行價格低,都是國內賣得比較好的」。

                              iPhone 5上市前,蘋果針對在中國市場上銷售的iPhone實行只修不換的售後政策,后修改了維修政策,對非人為因素引起的故障,實行以換代修。此舉一出,為黃牛們打開了潘多拉魔盒。

                              2011年10月4日,iPhone 4s上市,兩天後喬布斯去世,這也成為喬布斯在世時發佈的最後一款iPhone。這一年年底,中國電信也和蘋果達成銷售協議,蘋果手機在中國大陸終於有了正規售賣渠道,也開始取代諾基亞、HTC,成為人手一部的街機。

                              小廖第一款蘋果手機是iPhone4。當時還在讀大學的他,一個月生活費只有1000元,省吃儉用過了三四個月,才把這一款從朋友手裡拿到的加價到4800多元、「方方正正,樣子很好看」的手機拿到手。

                              小廖還記得,當時同行的通行做法是收購臨近保修期的舊iPhone,用破損件替換正常零部件等方法找到售後要求換機。這就產生了官換機行業。官換機只有一台裸機沒有其他配件。

                              「現在回頭看,倒賣手機這行門檻太低,供銷關係簡單、售後越來越麻煩、競爭大、利潤低,再加上每年上漲的房租,發展到最後就真的掙不到錢。」回想起6年的iPhone征戰史,小廖有些感傷。

                              ↑2015年11月21日,位於太古里的成都第二家蘋果直營零售店開業 圖片來源:VCG

                              今日关键词:坠机幸存中国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