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长北部湾-陆海通道将作为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增长轴带-横山新闻

                                      • 时间:

                                      胡海泉四十箱口罩

                                      數據顯示,雲南、貴州近年來增速始終領跑全國;今年上半年,成都增速領跑副省級城市,成為新的經濟增長亮點。

                                      助力經濟增長據了解,西部陸海新通道位於我國西部地區腹地,北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南連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協同銜接長江經濟帶,在區域協調發展格局中具有重要戰略地位。目前《規劃》落地方案正在制定中,涉及重點工作的推進安排、多個部委的分工及協作機制等。

                                      按照《規劃》,新通道位於我國西部地區腹地,北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南連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協同銜接長江經濟帶,未來將形成通道引領、樞紐支撐、銜接高效、輻射帶動的區域發展新格局。

                                      事實上,近幾年,從西部內陸直連入海港口,實現「海鐵聯運」,已經成為鐵路部門和地方政府的工作重點。而中歐班列的壯大,也對陸海新通道起到了促進作用。

                                      不僅如此,西部地區還初步形成至中南半島的跨境公路班車和國際鐵路聯運等物流組織模式,特別是隨着北部灣港口設施條件的持續改善,航線網絡不斷拓展,為促進西部地區經濟發展、外貿增長和產業轉型升級打下了堅實基礎。

                                      按照《規劃》要求,將加快推進鐵路建設,打造重慶、成都至北部灣出海口大能力鐵路運輸通道,實施一批幹線鐵路擴能改造項目,暢通「卡脖子」路段,形成合理分工、相互補充的鐵路運輸網絡。

                                      「西部陸海新通道向內連接重慶、四川、雲南、貴州、甘肅等地,向外連接東盟十國,可以利用北部灣地區的優勢擴大西部地區與國外的經貿合作、產能合作以及人文交流。」陳耀表示。

                                      「要在加強風險防控的基礎上,鼓勵地方依法合規採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等方式,吸引國內外資本參与西部陸海新通道項目建設。」國家發展改革委有關負責人透露,將完善土地、財政等方面支持政策,研究實施啟運港退稅政策的可行性,推動建立靈活的新通道全程運價機制,切實提高新通道競爭力。

                                      「這不是一個傳統的交通物流物理通道,和『一帶一路』一樣,它其實是希望通過這個通道,形成貫穿國際國內東西南北方的一條貿易走廊、產業走廊。」國家發改委綜合運輸所綜合室副主任樊一江對此表示。

                                      8月16日,內蒙古阿拉善左旗着力打造的國際旅遊品牌——第14屆越野e族·阿拉善英雄會在北京亮相,而旅遊為內蒙古帶來了新的經濟增長點。今年上半年,內蒙古旅游業發展勢頭較好,新興服務業較快發展,第三產業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達50.0%,拉動GDP增長2.7個百分點。而連接中歐之間的「粵蒙歐」、「長滿歐」,為當地帶來了更多經濟利好。今年上半年,內蒙古外貿進出口總值累計實現547.2億元,同比增長9.6%,高出GDP增速近一倍。截至今年上半年,內蒙古共擁有國家級外貿轉型升級基地11個、自治區級外貿轉型升級基地12個。

                                      「在高質量發展以及『一帶一路』背景下,怎麼樣帶動西部地區更高質量的發展,然後通過這種傳統的交通物流通道,向產業貿易通道轉型和融合聯動,實現內外雙向供給以及對國內市場的培育,是最重要的。陸海新通道不光是一個傳統的交通物流物理通道,它其實是希望通過這個通道,形成貫穿國際國內東西南北方的一條貿易走廊、產業走廊。」樊一江表示。

                                      在「內陸港」不斷發展壯大的時刻,籌謀已久的「西部陸海新通道」構想終於落地。

                                      新通道包括:「建設自重慶經貴陽、南寧至北部灣出海口(北部灣港、洋浦港),自重慶經懷化、柳州至北部灣出海口,以及自成都經瀘州(宜賓)、百色至北部灣出海口三條通路,共同形成西部陸海新通道的主通道。」核心覆蓋區包括貴陽、南寧、昆明、遵義、柳州等西南地區重要節點城市和物流樞紐,輻射延展帶則聯通到蘭州、西寧、烏魯木齊、西安、銀川等西北重要城市。

                                      中歐班列方面,成都、重慶、西安名列前三甲,據重慶海關統計,2019年上半年,重慶外貿進出口總值2663.6億元,同比增長16.48%;對歐盟進出口505.2億元,增長21.9%;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外貿發展明顯加快,合計進出口734.2億元,增長32%,中歐班列(重慶)對重慶外貿發展的支點作用不斷凸顯。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社會科學院西部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陳耀告訴《華夏時報》記者,西部地區在發展中存在GDP增長速度慢、外商投資企業總額較少等問題。但近年來,西部越來越明顯地表現出外向經濟拉動增強、產業承受能力增強、內生增長動力增強等新特點。

                                      「現在中國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對外開放有一些新的考量和要求。同時,現在西部發展也面臨新的形勢,在新一輪更深更廣的開放要求下,西部陸海新通道應運而生。」樊一江表示。

                                      不僅是內蒙古。事實上,西部的對外通道,使得西部經濟內生動力越發強勁。近年來,西部地區已經成為全國經濟增速最快的地區。

                                      布局新15年國家發改委指出,當前西部大開發依然面臨艱巨繁重任務,西部地區毗鄰北部灣港的區位優勢,與東南亞等地區的互聯互通水平亟待進一步提升。《規劃》指出,要使西部陸海新通道成為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戰略通道,連接「一帶」和「一路」的陸海聯動通道,推動西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動力。

                                      在樞紐建設方面,重慶定位於着力打造國際性綜合交通樞紐,將充分發揮「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交匯點的區位優勢,建設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成都則定位於國家重要商貿物流中心,強調要增強對通道發展的引領帶動作用。

                                      8月15日,國家發展改革委正式印發《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下稱《規劃》),深化陸海雙向開放、推進西部大開發,對未來5至15年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進行了全面部署。

                                      在高國力看來,陸海通道將作為西部地區經濟發展的增長軸帶,有效促進城市和人口的聚集,成為推動西部地區向綜合多功能方向發展的有效引擎。

                                      在提升通道運行與物流效率方面,《規劃》也提出,要充分發揮鐵路長距離幹線運輸優勢,加強通道物流組織模式創新,擴大開行鐵路班列,積極開拓沿海港口近遠洋航線,大力發展多式聯運,鼓勵發展物流新模式新業態,推進通關便利化,提高通道物流質量、效益和競爭力。

                                      提高競爭力此次《規劃》明確了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戰略定位,對於中西部一些城市來說,是重大利好。

                                      按照《規劃》,到2025年,基本建成經濟、高效、便捷、綠色、安全的西部陸海新通道。屆時,鐵海聯運集裝箱運量達到50萬標箱,廣西北部灣港、海南洋浦港集裝箱吞吐量分別達到1000萬、500萬標箱;到2035年,西部陸海新通道將全面建成。

                                      海上絲綢之路方面,廣西北部灣將打造成國際門戶港,而海南洋浦則定位於區域國際集裝箱樞紐,均在連接出海口上發力。

                                      《規劃》強調,要發揮好通道對沿線經濟發展的帶動作用,打造高品質陸海聯動經濟走廊,實現要素資源高效集聚與流動,促進通道與區域經濟融合發展。同時,進一步發揮中新互聯互通項目示範作用,持續放寬外資准入,改善外商投資環境,帶動相關國家共商共建共享國際陸海貿易新通道。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所長高國力表示: 「加快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對於充分發揮西部地區連接『一帶一路』的紐帶作用,強化措施推動區域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今日关键词:段正澄院士逝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