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中国-乌马尔:中国和尼日利亚在农业合作方面存在很大潜力-长丹新闻网

                                      • 时间:

                                      艾克森入选国足

                                      然而,隨着石油產業在20世紀70年代進入繁榮時期,我國成為全球主要的石油生產國之一,出口也更多地依賴石油,這使得我國經濟單一地依賴石油,造成了農業的突然下滑。從以農業為主到主要依賴石油作為外匯收入來源的轉變,對農業增長產生了負面影響,導致農業對GDP的貢獻在1970年代下降到48%。在1980年代,農業對GDP的貢獻平均約為20%,而在2000-2018年期間為38%。

                                      尼農業受到「石油詛咒」《21世紀》:自1956年發現石油以來,尼日利亞的農業持續下降。背後的主要原因是什麼?現任政府期望農業在國家增長中發揮什麼作用?

                                      烏馬爾:確實,農業轉型議程(ATA)重新點燃了人們將農業視為商業而不是維持自給農業發展項目的意識。ATA為重新吸引主要利益相關方參与尼日利亞農業搭建了一個平台,將農業重點轉向了如何建立一個自給自足的農業商業經濟。同樣,現在的重點更多地放在了通過生產、加工、儲存和營銷活動提升農業大宗產品的附加值上,旨在增加農業價值鏈上的農民和主要參与者的收入。我們已經看到,務農人口穩步增加,大米、玉米和木薯等主要農作物的產量也在增加。

                                      怎樣才能擺脫「石油詛咒」,重振尼日利亞農業?尼日利亞農業和農村發展部常務秘書穆罕默德·貝洛·烏馬爾(Mohammed Bello Umar)8月8日在回復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書面專訪時表示,近年來,尼日利亞政府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峻性,正在加大對農業的投入,農作物產量有所回升。

                                      烏馬爾:在1956年發現石油之初,農業增長並沒有真正地放緩。農業是尼日利亞經濟的支柱,在1960-1970年期間佔到GDP的60%左右。我們的主要經濟作物有花生、可可、油棕、橡膠、棉花、皮革等,這些產品主要用於出口,是外匯收入的主要來源。在這些地區,農業在基礎設施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當時,農業佔到我國出口的70%,可以滿足國內95%的糧食需求。此外,農業僱用的勞動力佔到總勞動力的三分之二,為約90%的農村人口提供生計。

                                      2017年4月,尼日利亞發佈了《2017-2020經濟復蘇與增長計劃》(ERGP),對近中期經濟社會發展作出全面規劃。該計劃提出,要努力實現農業發展和糧食安全,加大對農業投資,爭取在2018年實現大米自給自足,2019/2020財年實現小麥自給自足。今年4月,尼日利亞農業和農村發展部部長奧格貝在出席活動時說,該國90%的大米消費來自當地。

                                      《21世紀》:你如何看待中國和尼日利亞開展農業合作的潛力?能否列舉一些兩國正在進行的農業項目?中國是否也可以從與尼日利亞的農業合作中受益?

                                      這迫使歷屆政府啟動相關政策和計劃,以扭轉農業下降趨勢。當前,布哈里政府也做出了努力,發佈了農業促進政策和經濟復蘇增長計劃(ERGP),該計劃將推動並促進農業發展,讓尼日利亞成為全球市場的主要參与者。

                                      烏馬爾:中國和尼日利亞在農業合作方面存在很大潛力。多年來,兩國開展了很多合作。中國、尼日利亞和糧農組織有一個南南合作三方協議。在協議框架下,2003-2007年為第一階段,2009-2015年為第二階段。該計劃是在國家糧食安全計劃下實施的,以支持農業轉型議程(ATA)。該計劃涉及的內容包括:中國向尼日利亞派遣專家和技術人員,以幫助尼日利亞確定、設計和實施各種農業相關活動,如水控制和管理、蜂業、園藝、蔬菜生產、漁業生產、作物集約化農產品加工、畜牧生產以及簡單的農場設備和工具製造。最近,為了鞏固兩國農業合作的成果,這個雙邊協議得到了中國進出口銀行的支持,該行將對為大規模優質大米加工機和優質木薯加工設備提供信貸服務。

                                      《21世紀》:根據尼日利亞農業轉型議程(ATA),尼日利亞正在推動從自給農業向商業農業的轉變。到目前為止進展如何?還需要解決哪些挑戰?

                                      烏馬爾: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2019-2021年)是一個受歡迎的進展,將促進和加強中國與非洲國家的雙邊和經貿關係。對我們來說,我們更關注在同中國的合作中通過工業機械化提升農業現代化水平,如使用現代拖拉機、農場設備、大規模加工設施等。這是很重要的,因為加工活動的勞動力成本高,並且工作繁瑣。此外,對於那50個農業援助項目,我們希望能夠通過知識和技術轉移來提升我們的能力建設。

                                      烏馬爾:事實上,說尼日利亞必須是一個農業強國,這低估了尼日利亞的實力。這是因為尼日利亞就沒有進口食品的理由,因為對我們來說,自己生產是更具比較優勢的。我國擁有豐富的耕地,約314萬公頃可灌溉土地,有利的氣候條件讓我們全年都可以種植各種作物。此外,我們還有大量的從事農業的勞動力。鑒於所有這些潛力,我們需要做的只是利用好人力和自然資源,使我國成為全球食品中心之一。

                                      在獨立之初,尼日利亞的可可、棉花、花生等許多農產品在世界上曾居領先地位。但自從1956年殼牌公司在尼日利亞發現了石油之後,尼日利亞經濟重心就開始轉向石油,自上世紀70年代起成為非洲最大的產油國。而尼日利亞農業卻迅速萎縮,產量大幅下降。

                                      說到「石油詛咒」對農業的傷害,尼日利亞恐怕是最好的例子。

                                      談到中國向非洲提供的農業支持,烏馬爾表示,中國和尼日利亞在這一領域的合作潛力巨大。兩國已經在世界糧農組織的支持下開展了一項南南合作,在農業領域有豐碩的合作成果。他表示,在中非合作論壇框架下,期待中國進一步幫助尼日利亞提升農業現代化水平,通過農業援助項目向尼日利亞進行技術轉移。

                                      《21世紀》: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2019-2021年)提出,要同非洲一道制定並實施中非農業現代化合作規劃和行動計劃,實施50個農業援助項目,向非洲派遣500名高級農業專家,培養青年農業科研領軍人才和農民致富帶頭人等。在這些計劃中,哪些內容讓尼日利亞最感興趣?

                                      另一造成農業對GDP貢獻下降的因素是缺乏農業投入(種子、幼苗、化肥、農用化學品),加工和儲存設施不足以及對農民發放的信貸匱乏。

                                      烏馬爾指出,實際上,尼日利亞完全有潛力可以重振農業,該國不僅擁有大量的耕地、充足的勞動力,而且具有適合全年生產的氣候條件。他強調,憑藉這些自然和人力條件,尼日利亞非常有希望成為世界食品生產基地之一。

                                      中尼農業合作有巨大潛力《21世紀》:根據非洲開發銀行總裁阿金武米·阿德希納(Akinwumi Adesina)的說法,尼日利亞必須要成為一個糧食和農業大國。你對此怎麼看?尼日利亞可以利用哪些優勢來促進農業商業化的發展?

                                      其他值得稱讚的舉措和計劃還有,通過尼日利亞農業部與尼日利亞中央銀行的合作,尼日利亞啟動了錨定借款人計劃(ABP)和農業貸款風險分擔系統(NIRSAL),這促進了水稻、玉米等主要作物產量在可持續基礎上的大幅提升。值得高興的是,我們用於進口食品的花銷,尤其是大米、魚、牛奶、糖和小麥,已經大幅削減,在過去34個月內節省了大約210億美元。

                                      今日关键词:广州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