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基地-联想武汉基地同样也在进行“智造”升级-环首都新闻网

                              • 时间:

                              30秒偷走特斯拉

                              「從另一個意義理解,每一台聯想手機都經過了武漢基地。」在近日由21世紀經濟報道發起的「觸摸智造——2019中國製造業發現之旅」活動中,負責聯想武漢產業基地的聯想集團MBG中國區製造高級總監齊岳介紹道。而這也代表了中國製造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實力。

                              從另一個方面而言,當前中國低端製造業確實存在對外轉移的趨勢甚至是必要性,但智能製造仍有巨大的發展空間。就此,聯想武漢基地同樣也在進行「智造」升級。

                              同時,由於聯想武漢基地規模龐大、銷售網絡遍及全球,也吸引了一大批產業鏈上下游配套企業來武漢。曾經並不具備生產手機等電子產品完整產業鏈的武漢,如今不僅擁有包括奇宏光電、裕同、新寧、海晨等聯想合作夥伴落戶,還擁有顯示屏製造商武漢天馬、華星光電等企業。「這比園區或一兩家工廠來到該地區更為重要。」齊岳表示。

                              高約一米的透明圓柱狀測試儀中,盛有大半的清水。一台黑色的Moto手機沉浸於水底。偶然間,手機身旁有小泡飄起,它們宣告着這個水中異物的存在。

                              需要注意的是,聯想武漢基地生產線上的系統,完全由聯想自研完成。這也就意味着,系統應用在聯想工廠,不僅是自身智造升級的過程,同樣也是驗證與調試的過程,最終能夠形成一套標準化能力對外輸出。

                              「我1996年加入摩托羅拉,陸續見證了許多供應鏈向中國轉移的過程。在過去30年內,大量製造產業鏈均來到中國,形成了中國製造的蓬勃發展。」齊岳指出,「這是一個集團效應,有些是為了更貼近總裝廠,減少物流成本、研發費用等,提速產品周期,有些是出於自身人才和製造成本的考慮。」

                              就此,齊岳舉了一個例子。在印度生產線上,單個人員成本約合600-700元每月,相較之下,武漢基地單個人員成本超過5000元,「但是我們比印度工廠的綜合成本更低,深入分析其原因就是效率與質量。」齊岳坦陳。

                              據齊岳介紹,在2014年武漢基地的訂單上量之後,其出口額已連續四年位於湖北省內第一。「2018年我們的出口額大約是53億美元,占湖北省15.5%,武漢市的27.3%。」

                              這是位於聯想(武漢)產業基地測試與認證中心(TCC)防水實驗室中的一幕。據中心負責人李軍介紹,浸水測試儀能夠在不改變水深的情況下調整壓力,從而滿足多樣性的壓力測試要求,即便是幾十米深的水壓也能夠實現。

                              儘管目前已成為聯想全球產業鏈的重要一環,但齊岳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武漢基地從無到有的過程,可謂跑出「光谷速度」。2012年,聯想宣布投資50億元建設武漢基地,2013年10月首台手機下線,首月手機產量100萬台。2015年,基地開始製造聯想旗下摩托羅拉品牌手機。今年7月,基地生產出第1億台智能終端設備。「2018年武漢基地產值達到396億人民幣,至今五年半的時間累計產值達2035億元。」

                              智造轉型機遇供應鏈的轉移變遷,不僅僅是一個區域性的話題。當前製造供應鏈布局,正在全球範圍內進行着深刻變革。

                              需要注意的是,武漢基地為當地帶來的貢獻遠不止於產值。資料顯示,武漢基地的產品遠銷南美、北美、歐洲、亞太、中東、非洲及中國本土在內的60多個國家,它也在改變着湖北這個中部省份原本並不夠外向型的經濟。

                              「中國製造業的轉型是非常重要的。」齊岳直言道,當前國內製造成本不再具有絕對優勢,但可以通過各種自動化、數字化和精細化管理,提升效率的同時,增加中國製造的競爭力。

                              正如實時監測園區溫濕度一般,將流程通用化、管理精細化,是聯想武漢基地的「智造經驗」。據介紹,目前武漢基地已完成階段性智能化升級。以一台手機的生產來舉例,從物料進場,到貼片焊接、部件檢測,再到組裝和整機檢測,最終包裝與交付出場的整個過程里,聯想武漢產業基地已經實現了物料可追溯、電路板焊接的自動檢測、生產線安全的全自動監控、整機的全自動出廠測試、廠區物料運輸的AGV機械人全自動運輸。

                              與此同時,包括手機跌落實驗、耐磨實驗、射頻信號測試等均在中心不同實驗室中同步進行——但它們都只是聯想武漢基地的一個側影。

                              但近年來,開始有部分企業將工廠轉向印度、越南等東南亞區域。下一個10年、20年甚至30年,中國製造將以怎樣的面目示人?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現場探訪聯想武漢基地生產線發現,在聯想眾多生產線上均有監測展板,以供工作人員隨時了解產線的現狀。在表面貼裝工藝(SMT)產線上,每小時可完成23萬元器件貼裝點,但每條產線只需要4至5個人進行維護。

                              全球移動中樞智能手機Moto Z、便攜式電腦Yoga Book 2、哈蘇相機模塊……在基地展廳內,陳列着各色移動硬件產品,它們的出生地正是聯想武漢基地。

                              「我們工廠目前是11000人,但如果不經歷智造轉型,現在可能需要多使用4000人。」齊岳解釋稱,如今的園區看板能夠監控到全部園區40個點位的溫濕度,但過去這些數據只能靠數個人力去手工抄寫,「現在坐在辦公室就能隨時看到每個點位的實際溫濕度,這就是進步。」

                              作為聯想集團全球最大、最先進的自有工廠,武漢基地擁有貼片線20餘條,測試線和組裝線分別50餘條,包裝線40餘條。其手機整機產量占整個集團每年4000萬產量的六成,並出口至全球160餘個國家與地區,其餘四成以組件形式發往聯想位於巴西、印度與阿根廷的工廠,最終變成產品銷往全球。

                              今年,聯想集團成立全新獨立運營的數據智能業務部(DIBG),正與武漢產業中心形成合作,將為武漢市內大型製造企業提供數字化轉型的能力。「所以聯想在武漢的業務除了傳統製造之外,也有新的業務單元。」齊岳指出,「它既能幫助我們內部工廠實現數字化轉型,同時也在助力武漢、湖北,甚至服務於湖北之外。」

                              作為聯想全球移動製造基地的中樞,武漢基地承載着多種形態的聯想移動產品製造:除了聯想及旗下摩托羅拉品牌智能手機、平板電腦、便攜式電腦之外,這裏還生產智能音箱、智能手錶、智能耳機等創新智能設備,以及包括5G、哈蘇、JBL、投影等即插即用模塊。

                              今日关键词:哪吒被指涉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