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货币-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两会新闻

                                        • 时间:

                                        汪苏泷自爆单身

                                        直接融資則對社會融資規模有較大的貢獻度。7月份企業債券凈融資2240億元,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593億元。

                                        表外融資中,減少最為明顯的是未貼現承兌匯票,這也是拖累社會融資的主要原因。市場人士告訴記者,1月份票據增量過高,很多6月期的票據會在7月份到期,但在票據監管趨嚴的情況下,票據承兌量下降導致凈增量明顯萎縮。

                                        與表內融資同進退的還有表外融資,而且表外融資下滑態勢更為明顯。其中,委託貸款減少987億元,信託貸款減少676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減少4563億元。

                                        李超認為,7月份M2回落幅度較大。目前央行貨幣政策維持穩健靈活適度,仍着重結構性調節支持民營小微企業,預計後續仍會有針對性的定向降准。對於可能存在的信用收縮風險,央行大概率將通過多措並舉進行對沖。

                                        7月末,廣義貨幣(M2)同比增長8.1%,增速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均低0.4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同比增長3.1%,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3個和2個百分點。

                                        票據減少最為明顯7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06萬億元,同比少增3975億元。其中,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僅增加2974億元。

                                        近日央行發佈的《2019年第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下一階段要根據經濟增長和價格形勢變化及時預調微調,精準把握好調控的度,加強預期引導,穩定市場預期,繼續靈活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組合,平衡好總量和結構之間的關係,發揮各部門的政策合力,從供需兩端共同夯實疏通貨幣政策傳導的微觀基礎,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央行12日發佈的初步數據顯示,7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01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少2103億元,為今年以來的次低值。

                                        「中小銀行資產負債表受到明顯壓力,信貸擴張受到了顯著抑制,後面會越來越明顯,從信貸結構上能看到四大行和主要股份行的佔比越來越高。」一位券商分析師認為。

                                        此前央行曾多次表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適時適度進行逆周期調節,把好貨幣供給總閘門,不搞「大水漫灌」,廣義貨幣M2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要與國內生產總值名義增速相匹配。

                                        貨幣供應量增速回落7月貨幣供應量增速出現下滑。7月末,廣義貨幣(M2)同比增長8.1%,增速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均低0.4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同比增長3.1%,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3個和2個百分點。

                                        細剖社會融資的結構可以發現,7月份表內融資、表外融資、直接融資呈現不同走勢:表內融資回落明顯,表外融資呈現負增長且降幅擴大,直接融資則繼續保持高位態勢。表內外融資表現「疲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既有中小銀行資產負債表承壓的因素,亦有監管政策導向的影響。

                                        7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06萬億元,同比少增3975億元。其中,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僅增加2974億元。

                                        實際上,今年上半年,委託貸款和信託貸款持續減緩的勢頭有所收窄,但是7月這兩項融資的降幅再度擴大。市場人士分析,這與近期監管部門的政策導向不無關係。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7月初曾表示,針對部分房地產信託業務增速過快、增量過大的信託公司,銀保監會開展了約談警示,要求這些信託公司增強大局意識,嚴格落實「房住不炒」的總要求,嚴格執行房地產市場調控政策和現行房地產信託監管要求。

                                        華泰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李超認為,7月新增信貸同比少增的核心問題在於企業信貸回落明顯。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於地產信貸監管強化,衝擊房企信貸;另一方面,存貸款增速差仍然較大,制約了信貸投放,尤其是中小銀行風險事件的後續影響逐漸顯現,負債端逐漸受限。

                                        今日关键词:意大利总理将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