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市民-希望现在香港不是正在上演一场「颜色革命」-网易社会新闻

  • 时间:

航海王

結合我自己的經歷,我是非常認同這個觀點的。194個國家都能通過對話找出各方都能接受的方案,我相信香港也絕對可以通過對話達成社會共識,香港市民絕對有能力團結一致再搞好香港!

不只利比亞,埃及、伊拉克等我所見到的曾發生「顏色革命」的國家,無一例外留給老百姓的只有重擔和災害。我們難道想要香港也變成這樣?當然是不想!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包括700多萬香港市民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都絕對不會允許一小撮人搞亂香港,絕對不會讓「顏色革命」在香港得逞!

我在世衛工作的時候,正好遇到北非的幾個國家都發生了「顏色革命」。我十分擔心、痛心、傷心地看到,香港目前的這場政治風波,已經初步具備一些「顏色革命」的特徵。我希望這是我的誤判,希望現在香港不是正在上演一場「顏色革命」。因為以我看到的情況,發生過「顏色革命」風波的國家沒有一個有好的結果。

責任編輯:glory

止暴制亂,就要挺特首、撐警察。因為只有香港特區政府才能夠依法治港,止暴制亂,讓香港盡快恢復穩定,回歸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的正途。因此我也呼籲香港市民,儘管有不同的政治取向,也一定要遵守法律,要通過對話要求政府改革及多聽市民的訴求,找出解決社會深層次矛盾的方案。如果不停一停、想一想、談一談,只是一味地搞亂香港,哪有機會找出最大的公約數呢?

「顏色革命」只會禍害人民如今,香港已經到了一個非常危險的時刻,一些人的暴力行為遠遠超出了和平集會、和平遊行、自由表達意見的界限。過去兩個多月裏,他們發起所謂的「不合作運動」,阻礙交通,不僅港鐵、巴士運行受到影響,機場正常運營也受到破壞;在警方不批准的情況下他們仍然非法集會,甚至使用燃燒彈、激光筆等傷害性武器,還出現過毆打記者和普通遊客的情況……暴力行為不單是擴散、升級,而且已經嚴重影響到香港市民的日常生活,嚴重影響到餐飲、交通、零售、旅遊等多個行業的發展,嚴重影響到香港的國際聲譽。

另外,我看到其實極端暴力分子只是一小部分,有不少人可能只是旁觀,但這樣會造成一種在支持暴力行為的假象。所以也呼籲大家,就算是為了自身的安全,也不要出來觀看,不要給暴力分子這樣的假象。

全國政協常委、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原總幹事

印象最深刻的是利比亞。利比亞生產石油,曾是北非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國民生活很好。發生「顏色革命」後,當時的利比亞總統死了,政府也垮台了,但是內戰仍在繼續,民不聊生。有能力的人逃難到鄰國,又給附近的國家帶來很大壓力。為什麼我對此印象深刻?因為當時無政府狀態中的利比亞醫療資源極度匱乏,老百姓患病沒有藥醫,首當其衝的是那些長期依靠藥物的病人,他們一旦停藥,生命就會受到威脅。這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可直到現在,利比亞的老百姓仍然衣、食、住都得不到保障,更談不上國際地位。

註:本文摘自最新一期《紫荊》雜誌,略有刪節

我最近在報紙上看到新加坡律政兼內政部長尚穆根說過這樣一句話:意識形態固然重要,但必須符合現實。他講的是什麼意思?就是不管你的政治取態是什麼,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實事求是,先平息這場風波,然後坐下來心平氣和地溝通,修補社會撕裂。只對罵不對話,如何能修補社會撕裂呢?

8月7日,國務院港澳辦和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在深圳共同舉辦香港局勢座談會,與會的每一位全國政協委員都完全同意眼下的重中之重、頭等大事就是要止暴制亂。我相信這也是全體市民的願望。畢竟誰願意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家園被毀掉呢?我相信沒有一個人。

止暴制亂,就要香港每一個市民都挺身而出,通過各種渠道對暴力和動亂說不。香港的核心價值是有自由的社會,但更重要的是還有法治的基礎。香港的繁榮穩定是因為實行了「一國兩制」。如果不對暴力行為說不,我們是不是要讓一小部分極端暴力的分子毀掉「一國兩制」、毀掉香港繁榮穩定的基石?所以我們一定要跟他們說,我們受夠了,香港受夠了!

文/陳馮富珍我在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工作了14年。在世衛的平台上,194個國家都在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這麼多的國家各有不同立場,我們如何尋求共識、找出方案?就是通過對話。有的問題比較簡單,一天或者一個會議就可以找出方案;有的問題比較複雜,我們就反覆對話直到找出每個國家都可以接受的方案,我自己經歷過的最長的談判持續了4年。我相信香港也絕對可以通過對話達成社會共識,香港市民絕對有能力團結一致再搞好香港!

今日关键词:长江十年禁渔